杨凯生:简单放开贷存比并不能解决融资难

作者:      来源:     时间:2015-10-30 16:13:59     点击:
将本文分享到:

杨凯生

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对贷存比监管指标(即商业银行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75%)有不少批评。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各方面期盼银行能进一步增加贷款投放的情况下,这种批评的声音似乎更多了。但全国政协委员、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却有不同看法。

在12月14日举行的“2014第一财经金融峰会”上,杨凯生表示,第一,贷存比指标并不是只有我国使用。第二,贷存比指标与资本充足率的作用并不相同,并不能相互取代。第三,贷存比指标与LCR(流动性覆盖率)、NSFR(净稳定资金比例)相比较,有其特点和优势。

第四,简单放开贷存比指标并不能解决企业的融资难问题。首先,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末,工、农、中、建四大银行的贷存比指标为65.2%,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贷存比约为71%,其他中小金融机构的贷存比为64.8%。与75%的法定限额还都有一定距离。因此起码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我国的主要银行、主要的贷款投放机构尚没有因为受到贷存比监管所限而影响到它们的实际放贷能力。不能简单地说贷款难是由于贷存比指标的管理而造成的。其次,从动态来看,如果贷款与存款能基本保持相同的增速,银行贷存比就可以保持相对稳定,而不会出现明显上升,贷存比就不会轻易超标。

杨凯生表示,值得重视的倒是由于贷款的不断增加,必然会拉动银行整个风险加权资产的较快上升,加之目前银行盈利水平在不断降低,银行自源性资本补充的能力必然随之下降,资本充足率的缺口将很快显现。因而必须意识到下一步真正制约我国银行贷款投放能力的不是贷存比指标,而是资本充足率指标。而且更重要的是,资本充足率是巴塞尔委员会的统一要求,甚至是经过G20国家元首一致认可了的一种监管机制,我们自己调整的余地是十分小的。因此要保证我国经济发展、企业经营能够获得持续的资金投入,出路只能是加快金融改革,那就是要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加快调整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比例,加快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努力使银行的资产具有流动性,使银行的资产规模不再无限扩大,等等。

第五,在不突破现行法律规定的前提下,监管部门可以就有关业务统计口径作出必要的解释和规定。